|门户首页
返回图片频道

小村庄里有位“大”理发师(1/28)

加载中...
2014-08-29 11:37:53 访问次数:

小村庄里有位“大”理发师

      英文字母、蝴蝶、雨伞……当人们看到小孩子的个性发型后,不少人也会对给孩子理发的理发师心生赞叹。在郾城区黑龙潭乡半截塔村,就有一个以给小孩子理个性发型而出名的理发师:今年56岁的吕森木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“时代不同,人们的思想观念就不同,对发型的要求也不一样。现在很多人喜欢特别、追求个性,我就不能总用老一套的发型来糊弄人。”吕森木说,理发这门手艺已经养活了他们一家两代人,对于这门手艺,他内心充满感激和敬畏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子承父业,15岁学习理发
        8月21日下午2点,记者来到半截塔村。在一个路口,一个破旧低矮房子的墙上,“理发店”三个字已斑驳不清。店内,一名系着围裙的男子坐在椅子上闭目午休。
         他就是吕森木。
        “俺爸腿不方便,给人理了一辈子头发。我没上过一天学,15岁就跟着俺爸学理发。”吕森木告诉记者,他的祖籍是周口市商水县。1953年,父亲凭着好手艺,被安排到原郾城县一个公社做理发匠。后来,父亲带着一家人落户半截塔村。1981年,父亲去世。1982年,他开始在村头一间小房子里给人理发。
       “当时没钱买窗户框,就把两个车轮嵌在墙上当窗户。”吕森木说,“店里的这条长凳,也是当时我亲手做的,已经陪我30多年了。”吕森木有一个姐姐,三个弟弟。作为家中长子,父亲去世后,吕森木凭着理发这门手艺,挑起了养活一家人的重担。
        “俺姐过得挺好,俺兄弟四个都有一双儿女,现在也都长大成人了,小日子过得都挺滋润。”提起姐弟几人,吕森木很是欣慰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注重创新,以理个性发型出名
        理发是门老手艺,吕森木却常玩出新花样。
        “时代不同,人们的思想观念就不同,对发型的要求也不一样。现在很多人喜欢特别、追求个性,我就不能总用老一套的发型来糊弄人。”吕森木说,随着时代的发展,他理的发型也在不停地变化。
        店内镜子上,有几个用粉笔写的英文单词,如“BOY”“OTC”“OK”。“我没上过学,不认识英文,顾客有啥要求就写下来,我就能照着给孩子理出这样的字母发型。”吕森木说。下午3点,介女士带着一岁半的孙子宥宥来到理发店。介女士住在邻村,也是一名理发师,她本想自己给孙子理发,但儿媳妇坚持让吕森木给宥宥理个个性发型。
        十分钟左右,在吕森木的推子起起落落间,小男孩的后脑勺上出现一个英文单词“BOY”,头顶出现了一只栩栩如生的“蝴蝶”(如图)。
        宥宥的发型刚理好,又有两位家长带着孩子来到店里。其中,李集镇的吕女士是骑了半个小时的电动车,专程带儿子找吕森木理发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平时我早上6点半来理发店的时候,店门口就有人等着了。”吕森木说,他的很多顾客是口口相传慕名而来的,其中一些来自周口、驻马店等周边地市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对于理发,心存感激敬畏
        无论图案多复杂,给孩子理一个个性发型,吕森木只收5元钱。
        “以前是一元钱,这两年才慢慢涨了。”吕森木说,现在,他月收入六七千元。理发这门手艺,已经养活了他们一家两代人。对于这门手艺,他内心充满感激和敬畏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一直想带个徒弟,把手艺教给他,不过还没碰到合适的人选。”吕森木说,理发是一个特殊的行业,它既是手艺活,也是服务业,这就要求从业者既要心灵手巧,又要保持低姿态,有一颗愿意为顾客服务的心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心灵手巧、有灵性、踏实肯学。”吕森木说,他对徒弟的要求是不能太笨,因为太笨的人学不好这门手艺,也不要太聪明,因为太聪明的人不愿意学,另外还要能够放下身段,全心全意为顾客服务。
        今年年初,上海的一家连锁理发店邀请吕森木到上海带徒弟,待遇优厚,但被吕森木一口回绝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半截塔的乡亲们对俺家有恩。”吕森木说,父亲当初选择落户半截塔时,正是看中了这里的人和善。他不会离开这个生活了几十年的小村子,不会离开有情有义的街坊邻居。

 

热门排行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

共有人参与评论